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的黑髮蓬鬆,在光線照射下閃耀著柔和色澤;額前的瀏海又直又順,細緻的遮掩那若隱若現的迷濛眼神。

一體成型的黑白條紋斗篷垂掛在他的肩上,順著美好的弧度傾洩而下,柔軟的包覆比例美好的軀幹。

小腿之下,是ㄧ雙完美的足,以質感精緻的中性羅馬鞋相襯,流暢的設計感在他白皙的腳踝上交織成浪漫的視覺樂章,潔淨的腳趾覆著一層黑亮指甲油,伴隨節奏誘人的微微舞動。

 

多麼令人屏息的藝術。

 

 

完美的髮型。

 

完美的衣裝。

 

完美的腳型。

 

 

 

 

 

「好棒。」

 

----------------------------------------------------------------------------------

果然最後無法正經了XD
好煩耶太朗你要負責!!!!(毆
這篇是在寫Plastic Tree的主唱有村龍太朗
主要是著重在6/11 live的視覺官感上(?)
所以聲音方面(聽覺)沒有多加描述是有寫一段啦但這樣會搶走腳的戲份(?)所以我另存新檔保留起來XD

我忍住不要寫的太變態雖然我很萌竜太朗的腳但我絕不是變態!!!
後面5句是崩壞的開始
最後一句是某崩壞少女的OS→為了不破壞氣氛逼自己把100個驚嘆號弄成一個句號(爆)

總之
就是對太朗(的腳?)的吶喊啦XD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腦袋無法思考,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你幹嘛?數到三再不放開我就告你性騷。』之所以沒有一拳呼過去全是因為剛剛一時失控把人撞倒在先,所以麗極力壓抑自己的暴力行為以免太過衝動讓眼前的大叔直接投胎。
『沒事沒事,只是想安慰你一下。』葵立刻鬆手,對於麗沒有直接揮拳過來的行為,他露出滿意的笑容,還帶有一點惡作劇得逞的意味。
『......你有病,不是病了就是腦子壞了,頭髮染壞也會影響到腦神經嗎?』絲毫不留情面的狠狠吐槽,是麗一貫的作風。
痞痞的笑容僵住,葵的嘴角微微抽動,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能崩。
『...你不喜歡這顏色?』之前明明都沒說的啊!
『不喜歡。』因為宣傳期結束了才敢光明正大的說,尤其現在又沒有STAFF在場。
『我比較喜歡你黑髮的樣子。』補了一句,麗卻在說完後立刻後悔。
『喔?』挑了挑眉,葵露出了職業笑容,朝麗逼近2吋。
『你的意思是我黑髮比較帥所以你比較喜歡?』
『......你不要自己加料,我的意思是你都一把年紀了不要弄些奇怪的顏色降低本國人民素質。』麗面無表情的頂回去,他開始覺得在這種時間跟葵扯著這種話題的自己智商好像被黑洞吸走了。
『......你快承認,你枕頭下是不是藏著我的照片?』
『有的話我寧願去死。』這年頭的大叔還真敢講,此時的麗打從心底覺得葵壞掉了,他急忙從口袋掏出手機。
『你幹嘛?』葵不解。
『幫你叫救護車掛急診,腦科、精神科、心理科都看一下比較保險,如果有治療變態的科別也順便。』最好換個腦砍掉重練比較快────最後一句麗沒說出來。
眼看撥出鍵就要被按下,葵以媲美奧運選手的速度奪走麗的手機,還故意將之滑行到幾公尺外的距離。
『馬的你到底想怎樣?!』麗悻悻的瞪了葵一眼,快速越過他想撿回手機,卻在下一秒被後者用更快的速度撲倒在地。
『我沒病!我是看你最近一直在耍憂鬱才想關心你一下拜託不要報警啦!』葵突如其來的失控舉動讓麗頓時傻眼,正要朝他踹下去的腳僵在半空中。

直覺反應:這不是葵!是大叔!

『......起來。』麗無言,他是說要叫救護車又不是要叫警察,看來葵也知道自己變態到足以被抓去關所以才會脫口而出要他別去報警。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不發一語的回到原本的位子吃著溫溫的烤魷魚和沒那麼冰的啤酒。

『剛剛......很抱歉,我失態了。』葵盯著啤酒罐上滑落的水珠。
『沒關係,我習慣了。』麗戳著紙盤上橫躺的魷魚。

空氣中的緊繃感消失了。

思索片刻,抬起頭看著身旁的人,麗的眼神柔和起來。
『雖然很想揍你,但是謝謝你。』他的眼眉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輕柔的髮絲垂在臉側,閃耀著動人光澤。
葵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或許......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感到焦躁,嗯......真是令人討厭的過渡期。』麗兩手握著空掉的罐子,隨意擠壓弄出「喀哩喀哩」的聲音。
『所以,不能多依靠我一點嗎?』葵的眼神帶有些許複雜情緒,卻無比真誠。
『......總不能一輩子跟在大叔後面跑吧?』麗說,淺淺的笑意自唇邊溢出。
『啊~說的也是,因為你很好強。』葵也笑了。
『不過跟一個總是樂觀前進、傻傻愣愣腦袋又壞掉還能活到現在的大叔相比,還差的遠呢!』也許是有點醉意,麗在大笑的同時還用力拍著桌子。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吶,大叔。』
『......』
『吶,大叔。』
『......』
『......葵。』
『幹嘛?』
『......』

....................................................

想起2年前的對話,麗莞爾一笑,現在的他也快成為大叔了呢!

『一個人在傻笑什麼?』

啊,真正的大叔來了。

葵頂著一頭鮮豔的髮色用臀部撞開門,手上還拿著幾串烤魷魚和啤酒。

『我在笑你一把年紀還想cosplay飛輪少年。』麗露出天然又無害的惡作劇表情。

『......那是造型師的梗又不是我要求的。』青筋浮出1秒又消了下去,葵努力止住想抽蓄的嘴角,露出一個自認完美的笑容端上宵夜。

『為什麼是烤魷魚?』

『其他的都賣完了。』葵遞給麗一罐啤酒,自己也開了一罐。

『如果有雞肉串就完美了......』麗拿起一串烤魷魚,心不在焉的吃著。


時間是安靜的凌晨12點39分。


當麗打開第2瓶啤酒時,葵動作優雅而迅速地按住他的手。

『做啥?』為了怕酒灑出來所以沒有甩開,麗斜眼看著眼前笑容詭異的大叔。

『沒事,只是想提醒你喝慢點,不然對身體不好。』異常溫柔的語氣連隔壁老王都感到雞皮起飛。

『你發什麼瘋?是閃到腰連腦神經都給一起扭斷了嗎?』麗用另一手猛力將那隻塗了黑色指甲油又戴了一堆銀戒的手拍掉,並迅速地罐下一大口黃湯。

『還是老樣子,都幾歲了還像個沉不住氣的孩子。』葵笑了,今天的他太過於「正常」,令麗非常不習慣。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天啊我又畫了太朗!!!!
太朗拷貝.jpg  
下星期就能看到噗拉了好期待QAQ!!!!
上星期才去看了D=out連2天好讚啊!!!!
下周要連2天看噗啦好幸福>////<
先出門家族聚餐大家掰~(毆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