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的最後,流鬼撲倒了麗──當然是不小心被麥克風線絆倒的!

伴隨著眾迷妹的尖叫和掌聲,戒媽和泠太微笑的和大家揮手、葵大叔邊竊笑邊裝酷、麗扶著臀部不失迷人的向台下放電、流鬼膽戰心驚的故作鎮定,5人手牽手向歌迷道謝後,在終場音樂快結束時回到了休息室。

門一關上,葵馬上爆笑出聲!

『啊哈哈太好笑了剛剛那幕肯定變成大家討論的熱門話題,笑死我了啦!!!』葵邊笑邊拍桌,誇張的動作就像個喝醉的大叔。

『小心別笑到閃到腰了,哈哈。』泠太很沒神經的冒出一句,不過此刻葵大爺心情好沒跟他計較,畢竟男人的腰是很重要的象徵,神聖不可玩笑啊!

『葵你太誇張了,剛剛流鬼是不小心撞倒麗的啦!』戒乾笑,不是不好笑是他不敢笑,因為他很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他所擔心的事情......

『碰!』果然,一陣巨響應驗了戒的心思,他趕忙請STAFF把放在休息室內要慶祝的高檔名酒通通搬走。

一陣慌亂之中,眾人同時望向巨響來源──麗的拳頭。

STAFF不愧是STAFF,一分鐘內就把休息室清空,只留下基本的沙發、桌椅、維生用的水,所有重要物品和易碎物都在第一時間撤離,連香菸和打火機都不留下。

戒也很想逃生......不,是想和staff一起搬東西,但因為他是the GazettE的隊長,所以就該死的必須留下來當砲灰......不,是解決問題。

『你好大的膽子......流鬼。』離開舞台後一直不發一語的麗,開場就是先擊碎最靠近流鬼的那面牆,牆沒破,只是掉了一點白漆和些許水泥灰,不過驚悚的裂痕直搗天花板,幸好STAFF臨走前很貼心的在現場留了5頂工地用安全帽。

現在,休息室裡只剩下the GazettE五人,其餘staff和館方人員已照著psc發的避難sop手冊撤離,待事件平息再回來善後。

『呃......我口有點渴。』葵小聲的說,默默的拿起一瓶水坐到沙發上,遠離暴風眼。

 戒正想說些什麼,卻馬上被泠太用手勢阻止,兩人退到ㄧ旁觀望情況。

『他奶奶的...老子這幾年好不容易可以穿些正常的衣服、化正常的妝朝型男路線邁進,但就因為你這個腿短的動作遲鈍的愛發傻的...我努力建立的充滿男子氣概的形象被你毀了啦!!!!!!你叫我怎麼嚥的下這口氣?!!!』

麗真的很生氣,就連近年在同人界裡他當攻的比例都明顯上升,現在看來又要因為笨蛋流鬼而繼續當什麼女王受、天然受...等什麼鬼受的角色,這對注重面子的他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一切的努力就因為某人的短腳而煙消雲散。

還有一點讓麗很不爽的是,流鬼私底下明明是個愛吃愛哭又笨的要死走路走到一半會跌倒的死章魚燒,卻可以化兇狠的妝穿帥氣的衣服搞血腥;每次推出的限定寫真也都是流鬼的最先銷售一空;接受雜誌社採訪攝影師都會好心的讓他借位裝高,還常把戒做的愛心料理急速喀光,這一切的ㄧ切都讓麗非常不高興!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眾人的視線焦點放在麗和流鬼身上,麗的視線中心點是流鬼,流鬼的視線中心點是麗的拳頭,此時的他眼神呈現呆滯放空狀態,從小到大的ㄧ切如跑馬燈在腦裡轉過,而且絕大部分都跟吃的有關。

一想到以後可能再也吃不到自家巷口那攤充滿媽媽味道的章魚燒,流鬼ㄧ陣哽咽,他顫抖著說:『真的很對不起,麗......我不是故意撞倒您的,是我太不小心了,請、請您原諒我好嗎?』

緊張到狂用敬語,雙手合十加上九十度鞠躬,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讓人看了好不心疼。

『要原諒你,當然可以。』出乎意料的爽快答案,但任誰用鼻孔想都知道沒這麼單純,只有流鬼一副得到百年大赦的樣子,眼睛散發出無限小宇宙的點點星光。

『只要你以後都穿‧女‧裝‧我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宛如菩薩再世的語氣,麗雙手環胸,得意洋洋的奸笑著。

『呃......蝦餃?』本來是想說「啥小」,卻因為受驚過度導致口齒有點不清的流鬼呆愣,其他人更是嚇到下巴差點去玩自由落體。

『嚴格來說,是穿到我的聲譽恢復為止,在我充滿男子氣概的形象重新建立起來前,你都必須穿的娘娘的來突顯我的MAN!』麗霸道的說著一篇歪理,還一附「你要穿壽衣還是穿女裝」的恐嚇表情脅迫流鬼。

不!麗壞掉了啦!!!戒在心裡哀號,他怎麼也沒料到事情的發展會變成這樣,這種奇怪的理由和奇怪的要求沒人會答應吧?!

『......好,我穿。』靠!看來流鬼也壞掉了,戒的心在淌血,他的孩子......不,是團員們,怎麼都像被外星人附身一樣啊?!!!

流鬼接著說:『我會穿著中性或是可愛一點的衣服,然後我會拜託造型師把麗的衣服弄得很帥氣。』反正又不是沒做過可愛的打扮,為了自己的小命,流鬼可以暫時拋棄他那虛有其表的男子氣概。

『......』麗挑了挑眉,犀利中帶有審視的目光快速地將流鬼全身上下掃瞄一遍,他很意外流鬼會答應的這麼乾脆,本來以為某人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著找媽媽的說......但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恢復往日氣勢不禁暗自竊喜,畢竟他的形象才是第一順位,其他的事都不重要!思考到這,麗突然重重地拍了流鬼的雙肩,發出「啪!」的一聲,在場所有人都被驚嚇到,尤其是流鬼,被麗強而有力的雙手壓的又矮了一截。

『很好,就這樣說定了!我等著看你的表現喔~可‧愛‧的‧小‧流‧鬼』說完,麗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囂張的揚長而去。

留下的,是表情扭曲的戒、眉頭微皺的泠太、嘴角抽蓄的葵、失魂落魄的流鬼,還有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裂痕。

麗的男人復活之路,就此展開......(誤)



 

 

-------------------------超弱分隔線------------------------

謝謝大家收看(?)
後續正在努力的生XD
因為沒生完所以也還沒決定標題
我通常都是寫完才決定標題就像畫完才來想封面一樣(汗)
這次團員名都以漢字來表示別有一番風味(?)
角色性格腦內補完情節嚴重
基本上除了人名相同之外其他都壞光了
請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太認真(毆)
今年應該會寫完啦!希望下一篇就能結束流鬼的惡夢了(應該...)

創作者介紹

Mrs. Jellyfish Studio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