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個月,the GazettE發行了一張單曲和一張專輯,辦了50幾場規模大小不同的演唱會,上了10期雜誌封面,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活動及節目專訪,除了音樂之外,流鬼的造型更是大家討論的熱門話題。

經歷了女僕裝、水手服、夏日浴衣、哥德風蘿莉塔等不同風格特色造型的流鬼,可說是萌到最高點,佔據了數以萬計少男少女的芳心。

還有雜誌特別推出針對流鬼造型的一系列服裝講座特輯,收錄多張精美彩圖,甫上市便銷售一空,因為實在太熱門,出版社目前正在籌備第3次再版的永久珍藏BOX;各大網路討論區也以每分鐘超過百篇留言的驚人速度被瘋狂洗版,流出的影像不斷的被轉寄出去又轉寄回來,流鬼甚至不敢登入推特了→因為用肚皮想也知道會有一堆什麼樣的留言等著他。

相反地,麗的陽剛造型確實幫他恢復了男兒本色,但受歡迎程度遠不如流鬼,勉強居於二位,這是他當初沒料想到的。

『嘖,便宜了那小子。』麗一進休息室,便霸佔了整個沙發,隨後進來的4個人分別找其他椅子入座,穿著私服的流鬼走在最後面,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怎麼回事?』察覺流鬼神色有異,其他人表情也一附有鬼的樣子,麗一臉狐疑,因為剛才他在其他樓層接受雜誌社專訪,所以並沒有參與公司的會議。

沒有人答腔,三秒鐘之後、麗正想大吼之前,戒開口了。

『剛才的會議中,公司同意了流鬼另組樂團的事。』

有好一會兒,麗無法發聲,驚愕卡在喉內,出不來也吞不下。

『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是什麼意思?!』沒想到第一句的反應是跳針。

戒表情無奈的將一份會議資料遞給麗,意示他自己看下去。

原來是國內一家財力雄厚的知名廠商看中了流鬼的特質,邀請他與其他樂團的成員另組期間限定團體代言商品,由於酬勞優渥,經紀公司沒有拒絕的理由。

『這什麼東西......』麗越翻資料越惱怒,或許有一小部份是因為廠商看中的是流鬼而不是他,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他有種被「搶走」的感覺。

至於其他受到廠商邀約的樂手名單,麗看了真是差點吐血。

『你真的要跟這些人合作嗎?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麗翻了兩圈白眼,heidi.的桐、NoGoD的華凜、Versailles的HIZAKI,搞什麼啊!流鬼跟這群人站在一起簡直是一顆冷掉的章魚燒啊!出資者是瞎了眼還是純粹是個偽蘿莉控?麗的臉因為憤怒而扭曲,沒好氣的瞪著一旁無辜的流鬼。

『你還沒發現嗎?廠商就是要他們以女性化的形象代言化妝品,這件事你也有份。』葵沒有指責的意思,只是陳述事實,但在麗聽來卻是格外刺耳。

『不答應不就沒事了嗎?!』麗從沙發上跳起,揮舞著那份快被他揉爛的文件大聲咆哮。

『流鬼也是在半推半就下勉強接受的,畢竟接下來幾個月有空檔,我們無法說服公司不要接下這個案子。』為了緩和氣氛,戒起身站在葵和麗中間,並用眼神暗示泠太將流鬼帶到旁邊,遠離這2個易爆火種。

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但因為案子簽約後會立即執行,預計下個月就要推出新團的首張單曲,所以接下來流鬼會從團中抽身一陣子去處理新團事務──也就代表除了個人通告外,the GazettE的活動會驟減。

『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說不定我會成為流鬼新團的粉絲!』葵聳聳肩,故意曖昧的看了流鬼一眼。

『呃......謝謝。』流鬼很想翻白眼,但他現在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老實說他也很煩惱,剛剛麗唸的那一串名單裡沒有一位樂手是他熟識的,有的根本沒見過。

『真令人不爽......』非常不爽,全身上下的不舒適感讓麗快腦充血,顫抖的掌心緊握,好像一張開就會發射出動感光波之類的東西。

沒錯,流鬼被硬生生搶走了!比起流鬼較受歡迎的事實,麗覺得這件事更令他無法忍受,就算他逼流鬼穿女裝扮可愛又怎樣?他就是喜歡捉弄他欺負他,流鬼是屬於「the GazettE」的,是他的專屬出氣包啊!要他看著流鬼以新團主唱名義代言和發行單曲對他來說是何等的難受,只有他可以命令流鬼、恐嚇流鬼、捏爆流鬼,其他人休想流鬼為他們做任何事,下輩子也休想!

大概明白麗心裡在想些什麼極端的事情,葵和戒默不作聲,只覺得同情流鬼,被性格崩壞的麗耍的團團轉哭的死去活來卻又贏得女王如此強烈的獨占慾,可見他上輩子不是大慈善家就是壞事做太多。

『無論如何,我會盡快把新曲寫好,不給大家添麻煩的。』流鬼勉強打起精神朝眾人一鞠躬,除了只想專心在the GazettE的事情上外,他也想早點從代言企劃中解脫,畢竟誰知道廠商會賜給他什麼樣恐怖的裝扮。

戒上前摸了摸流鬼的頭,並轉身看了麗一眼。

麗當然明白戒的意思,但死要面子的他無法直接拉下臉來,思索了幾秒,還是決定使出他一慣的風格──揪住流鬼的衣領。

『麗你幹嘛......』『聽著!』不給流鬼說話的機會,麗霸道的出聲制止他。

『從現在起,我們約定的條件就此終止,你解決掉那荒唐的企劃後就快點給我滾回來。』說完,麗頭也不回的走出休息室。

『我去陪他喝一杯,免得他嚇到路人。』葵一附捨身取義的樣子,雖然能看到麗抽筋的表情他很開心,但麗女王的脾氣向來陰晴不定,為了確保地球上不會有無辜生命為此隕落,他決定為此挺身而出──雖然大半原因是想藉此把麗灌醉聽他爆料。

望著葵隨著麗離去的背影,流鬼驚愕的留在原地,過幾秒才回過神來,激動的用雙手捂著嘴,眼眶泛淚,宛如少女漫畫裡主角被心上人告白的模樣。

『這表示......我終於脫離扮妝地獄了嗎?』雖然還有一個莫名奇妙的代言企劃,但那無所謂,反正一切結束後他就不用再為了延續自己的壽命勉強穿女裝了!想到這,流鬼感動的緊握雙拳,流下喜悅的淚水和鼻涕。

『你最好把你的髒臉擦一擦。』泠太丟了一塊布過去,流鬼接住後戰戰兢兢的攤開一看──好險是新的,不是他鼻子上那條。

『肚子餓不餓?我們去吃飯吧!』看到流鬼開心的樣子,戒鬆了一口氣。

『我好餓,什麼都想吃。』泠太心想:章魚燒除外。

『好耶我想吃章魚燒!』流鬼健步如飛的越過泠太巴在戒身邊,因為他今天剛好沒帶錢包。

『......』青筋微爆,泠太瞇眼瞪著流鬼走到戒的另一邊。

『嗚啦啦.....呼嘎嘎.....咻咻蹦蹦吼嘿喲~~~』完全沒注意到泠太的小眼睛狂瞪著他,流鬼挽著戒的手快樂的哼著奇怪的曲調,步伐輕盈地準備用戒的荷包餵飽他的肚皮。

此時此刻,天真的流鬼,以為距離擺脫女裝惡夢的日子就近在眼前......







-------------------------心虛的分隔線--------------------------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請不要圍毆我!!!!!!!(痛哭)
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本來不是這樣的啊到底為什麼會這樣...(語無倫次)
劇情發展的好驚悚啊!!!!
而且本來這篇莫名奇妙寫到很奇怪的BL的fu...
後來我腦子清醒就趕快轉回吐槽路線XD(內容被我砍了但其實我有另存新檔
感覺是用很正經(?)的語氣在惡搞他們XDDD
下一篇可能會更令人無所適從誰來阻止我啊QAQ!!!!!!
歡迎看過的朋友給予建議!(例如到底要不要給他逼矮樓)
要吐槽我也歡迎
我們下回再見~~~~~(流鬼:可不可以快點完結...)

創作者介紹

Mrs. Jellyfish Studio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