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無法思考,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你幹嘛?數到三再不放開我就告你性騷。』之所以沒有一拳呼過去全是因為剛剛一時失控把人撞倒在先,所以麗極力壓抑自己的暴力行為以免太過衝動讓眼前的大叔直接投胎。
『沒事沒事,只是想安慰你一下。』葵立刻鬆手,對於麗沒有直接揮拳過來的行為,他露出滿意的笑容,還帶有一點惡作劇得逞的意味。
『......你有病,不是病了就是腦子壞了,頭髮染壞也會影響到腦神經嗎?』絲毫不留情面的狠狠吐槽,是麗一貫的作風。
痞痞的笑容僵住,葵的嘴角微微抽動,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能崩。
『...你不喜歡這顏色?』之前明明都沒說的啊!
『不喜歡。』因為宣傳期結束了才敢光明正大的說,尤其現在又沒有STAFF在場。
『我比較喜歡你黑髮的樣子。』補了一句,麗卻在說完後立刻後悔。
『喔?』挑了挑眉,葵露出了職業笑容,朝麗逼近2吋。
『你的意思是我黑髮比較帥所以你比較喜歡?』
『......你不要自己加料,我的意思是你都一把年紀了不要弄些奇怪的顏色降低本國人民素質。』麗面無表情的頂回去,他開始覺得在這種時間跟葵扯著這種話題的自己智商好像被黑洞吸走了。
『......你快承認,你枕頭下是不是藏著我的照片?』
『有的話我寧願去死。』這年頭的大叔還真敢講,此時的麗打從心底覺得葵壞掉了,他急忙從口袋掏出手機。
『你幹嘛?』葵不解。
『幫你叫救護車掛急診,腦科、精神科、心理科都看一下比較保險,如果有治療變態的科別也順便。』最好換個腦砍掉重練比較快────最後一句麗沒說出來。
眼看撥出鍵就要被按下,葵以媲美奧運選手的速度奪走麗的手機,還故意將之滑行到幾公尺外的距離。
『馬的你到底想怎樣?!』麗悻悻的瞪了葵一眼,快速越過他想撿回手機,卻在下一秒被後者用更快的速度撲倒在地。
『我沒病!我是看你最近一直在耍憂鬱才想關心你一下拜託不要報警啦!』葵突如其來的失控舉動讓麗頓時傻眼,正要朝他踹下去的腳僵在半空中。

直覺反應:這不是葵!是大叔!

『......起來。』麗無言,他是說要叫救護車又不是要叫警察,看來葵也知道自己變態到足以被抓去關所以才會脫口而出要他別去報警。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不發一語的回到原本的位子吃著溫溫的烤魷魚和沒那麼冰的啤酒。

『剛剛......很抱歉,我失態了。』葵盯著啤酒罐上滑落的水珠。
『沒關係,我習慣了。』麗戳著紙盤上橫躺的魷魚。

空氣中的緊繃感消失了。

思索片刻,抬起頭看著身旁的人,麗的眼神柔和起來。
『雖然很想揍你,但是謝謝你。』他的眼眉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輕柔的髮絲垂在臉側,閃耀著動人光澤。
葵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或許......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感到焦躁,嗯......真是令人討厭的過渡期。』麗兩手握著空掉的罐子,隨意擠壓弄出「喀哩喀哩」的聲音。
『所以,不能多依靠我一點嗎?』葵的眼神帶有些許複雜情緒,卻無比真誠。
『......總不能一輩子跟在大叔後面跑吧?』麗說,淺淺的笑意自唇邊溢出。
『啊~說的也是,因為你很好強。』葵也笑了。
『不過跟一個總是樂觀前進、傻傻愣愣腦袋又壞掉還能活到現在的大叔相比,還差的遠呢!』也許是有點醉意,麗在大笑的同時還用力拍著桌子。

葵看著麗,就像看著從前的自己。

『相信我,不管你是30歲還是50歲,你的率真都不會變......至少我是這樣認為。』如果麗不變,他也不會變。
『那麼深奧的話我聽不懂。』麗說,為什麼他要提到50歲這麼恐怖的事。
『你會懂的。』葵說,為什麼他要假裝聽不懂。

烤魷魚和啤酒都沒有了。

『我想.....我會一直看著這樣的你。』與麗四目相對的同時,葵不再拐彎抹角,而是徹底探入隱藏在他眼底下的某個部分。
『......』
『可以嗎?』
這麼變態的問題是要怎麼回答......麗不知道。
葵的聲音沉著平穩,令人感到安心,彷彿從最外層的皮膚開始,一字一句滲透到他的深層意識裡,而體內卻沒有一個細胞試著抗拒那股力量。

『吶,葵。』

他靠近他,有點近但也不會太近,而是剛好能聽到對方呼吸和心跳聲的距離。

『你還是黑髮好看,下次染回來吧?』麗的氣息拂過耳邊,如此靠近卻又無法捉摸。
葵淡笑:『如果你喜歡的話。』
『我很喜歡。』不再彆扭,麗說的是真心話。
葵的心揪了一下。
『那...我下次染回來給你看。』為了你。
麗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他很想念黑髮的葵,那個永遠帥氣的大叔。
『所以......你可以一直看著我,我也可以一直看著你,我們扯平了!』麗笑著說,雖然感覺怪怪的,但現在的他不覺得有甚麼不妥。
是真的喝醉了?還是烤魷魚吃太多讓他腦子產生混亂?
『好,就這麼說定!』或許葵也醉了。

如果只要一個凝視,就能看見永恆的瞬間,那麼一杯啤酒、一串烤魷魚就已足夠消磨如此美好時光。
未來太遙遠,沒有人會知道下一秒將發生甚麼事。

「喀擦!」
客廳的門被打開,流鬼、泠太和戒出現。

『我買了烤雞肉串,一起吃吧!』戒說。
『還有滿滿一箱的啤酒。』泠太說。
『還有章魚燒!』流鬼說。

麗和葵相視而笑。

現在是歡樂的6月10日凌晨2點41分────

......................................................................


『吶,大叔。』

『......幹嘛?』

『30歲之後...需要常吃鈣片嗎?』

『不需要。』

『會突然中年發福嗎?』

『嘛......因人而異。』

『腰會很容易閃到嗎?』

『不會,但很可能被我折腰。』

『......在那之前我會先折斷你的。』

 

──────── (全文完)────────

.....................................................................................................

【後記】
我一定要懺悔一下這篇有90%是在公司用零碎時間寫的我好想掐死我自己!!!!!!!!!!!!!
以上,懺悔完畢(毆)

這篇的時間背景沒有交代的很清楚
主要是6/9的LIVE慶功宴之後葵跟麗的談心時間(?)
其他3人是有其他應酬絆住不過最後還是抽身來吃消夜啦XD(還買了麗想吃的雞肉串)
沒有特別強調生日的事是因為文章完成時間根本錯過阿麗生日很久了所以...(心虛)

是說這篇阿...其實是第2版本
第一版本太恐怖了所以直接砍掉重寫
因為整個是言情逼矮樓一直撲倒抱住站起來又撲倒抱住不知道在幹嘛啦我好想哭喔QAQ!!!
而且我常精神錯亂腦中一直想著攻守可互換攻守可互換攻守可互換...
所以寫到後面都覺得麗要反攻葵了好恐怖!!!
第2版有盡量拉回正途啦比較曖昧模糊不清一點XD
但最後一段對話還是有點害羞(應該看的懂吧X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不知在寫啥小謝謝看了這麼多廢話的朋友你們都是好人QAQ!!(炸)
我寫逼矮樓很容易寫到悲的地方去啊啊啊希望以後可以寫出歡樂的18禁逼矮樓(誤
以上~謝謝大家下次再會!!!!!!!!!!



上篇請看此

創作者介紹

Mrs. Jellyfish Studio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法國貓熊
  • 好好看喔~火爆的麗大叔XD
    嘛~不管他幾歲了都還是很愛他的~
    祝麗桑生日快樂呦~
  • 謝謝你喜歡~^_^

    FIFIHOUSE 於 2011/07/31 19: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