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同人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寫在之前]
其實這篇是2006年(也太久遠)寫的惡搞文...
當時正是瘋狂迷戀GAZE的年代剛好又有世界盃
但我還沒寫完(淦)
想說趁著2014世界盃把他找出來寫完好了(但不知從何下手)
由於年代很久遠所以一些出場人物和造型之類的都是舊的我沒想修改就讓它保持當年的原汁原味吧(毆)
本來人名都是漢字和片假名但剛剛找到檔案的時候片假名自動消失成空白...所以我就先憑內容印象填上英文拼音名
例如有身材歧視的句子一定是在講嚕起(喂)

等之後有時間再回來改(文件檔常常讓日文字消失Q.Q)
然後我知道我昏迷很久積欠一堆稿債我只是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靠)

這篇舊文是在舊硬碟找到的由於硬碟有點老年癡呆所以我現在正在備份裡面300多G的圖文資料
先沉下去了...(毆)
正文開始↓↓↓

一年一度的PSC足球盃大賽(偽)又來了!!!

主辦單位:PSCOMPANY(偽)。
比賽場地:日本武道館(偽)。
參賽隊伍1:The GazettE。
參賽隊伍2:alice nine。
裁判:雅。
播報員:雅

規則1:除守門員外的球員不得用手的任何部位觸碰球。
規則2:中途不能換人,就算球員因故無法繼續比賽也不能遞補。
規則3:比賽結束時得分最多的一隊就是贏家,每進一球得一分。
規則4:是否構成犯規由裁判裁定,罰球方式比照辦理。
規則5:一旦發生打架行為即判輸球,語言攻擊可以。
規則6:參賽者須穿著短褲,且一定要穿內褲。
規則7:裁判要去吃晚餐的時後比賽就宣告結束。
規則8:雅就是規則。

規則制定者:雅-Miyavi-大人。

總而言之,這是一場由雅決定一切的五人制足球比賽(偽)。

『嗶嗶──球員入場!』雅囂張的坐在播報椅上對著麥克風說話,新造型是剃掉半邊頭髮以及鮮桃色的口紅。
『搞什麼啊真無聊。』率先走進球場的是Ruki,頂著一顆薯條頭看起來非常笨重。
『嗚啊~~好想睡覺喔。』Shou悠哉悠哉的走進球場,頭髮感覺是胡亂抓的東翹一根西翹一根。
『是誰規定我們一定要參加這場莫名其妙的比賽啊?』葵一臉不耐的表情,據說他有起床氣。
『我忘記帶防曬油啦!』雖然是室內日光燈,沙我還是很注重美白。
『可以抽煙嗎?』麗一副很無聊的樣子,因為他認為在足球的世界裡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我穿拖鞋耶。』虎邊說邊開始做伏地挺身三十下,自以為熱身運動做的很確實。
『蒙面不算犯規吧?』Reita有點擔心臉上的布條會因為比賽過於激烈而鬆脫,所以事先黏了雙面膠以防萬一。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XDDDDDDDDDDDDDDDDDDDDD(激動屁

先懺悔一下:
我發現我寫的一點都不浪漫一點都不香豔刺激!!!
雖然我以為有肉但感覺卻像假的肉、素肉
所以不是肉本是蒟蒻本嘎!!!!!!!!!!只是偽裝成是葷的這樣(痛哭)
但還是必須忍痛歸在18禁...起來不肉還要被貼上18禁的標籤感覺好吃虧啊
我絕望了


【新刊資訊】

書名:討厭那個大叔  (其實應該是"討厭這個作者"比較貼切因為我覺得有點煩煩的XD)

內容:the GazettE麗與葵之間錯綜複雜的情感糾葛和聲東擊西的肢體接觸(誤)

規格:A5

字數:1.2~1.3萬字左右  (此為小說字數,不包含作者廢話和吐槽)

分級:R18 (說好的17.9呢?)

頁數:30P

定價:新台幣100元

特典:8P別冊(把廢話和吐槽獨立出來了XD附惡搞插圖)

首販場次:CWT34第一天(8/10)攤位T23  (沒天窗的話XD)

ˇ參加印量調查請點此ˇ


人生第一次的逼矮樓和H戲碼居然獻給G團了啊啊啊啊嘎嘎嘎嘎嘎嘎阿嘎嘎嘎(炸掉

我一定是哪裡壞掉了(躺)

不過一直都很想出葵麗本說XDDDDDD

更多完整試閱文章請至小說試閱區

------------------------------蠢蠢的試閱小段落分隔線------------------------------

1.
  『嗯?』感覺身下人一陣騷動,葵不解地抬頭。
  『你的頭髮弄得我好癢!』麗整個笑場
  『……』葵起身,伸手往旁邊的櫃子翻弄了一下,拿出一個黑色髮箍將頭髮向後固定,一臉「我超聰明」的樣子爬回床上。
  『嗯……你的額頭……』
  『怎樣?』
  『好好笑。』本來要說「好高」,但為了不傷害大叔脆弱的心靈,麗只好換個形容詞繼續笑。
  『……』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機顯示時間為8點19分,流鬼還沒出現。

『好慢啊......』約好7點半在「TAKO居酒屋」的,但流鬼傳簡訊表示會晚到,等的不耐煩的麗已經吞了3串燒烤和2杯生啤酒。

自從媒體釋出「視覺系樂手將以女型形象代言美妝產品」的消息後,各界反應熱烈,不只是音樂界,整個演藝圈及所有美妝美容、時尚業界都十分 關注,已經有不少粉絲、名媛開始使用該化妝品公司的其他系列產品,廣告未開拍先轟動,前所未有的創舉成功引起話題,也讓企業主名利雙收。

這一週以來,各大網站討論區平均每分鐘會新增相關討論51篇、留言297則,推特、微博和臉書更是每秒都有人在轉發、 分享官方發佈的最新訊息及藝人相關動態,網路新聞點擊次數也比過去增加百分之一百三十四,雖然近期不是the GazettE的宣傳期,曝光率及詢問度卻跟發新盤時差不多,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今天,是流鬼首次與其他合作樂手及廣告負責小組開會的日子,原本預計下午5時結束,但看這情況應該是延後了。

『應該不會有事吧......』戒有點擔心,起身想撥電話給流鬼時,正好看見門口的嬌小身影。

『他來了!』

『小子,這裡!』葵招了招手,流鬼快速入坐。

『抱見偶來晚了。』沒甚麼精神的流鬼說話有點含糊不清,雙眼無焦距的盯著前方,臉色略顯蒼白。

眾人感覺不太對勁,便向服務生要了一杯水給流鬼灌下去。

『怎麼了?不順利嗎?』泠太詢問,他們知道今天下午流鬼只有一個CF企劃會議的行程。

『其他人太妖嬌美麗把你打趴了?』麗遞給他一杯啤酒和一盤剛上桌的燒肉。

咬了一口熱呼呼的肉,流鬼淚眼汪汪的說:『沒有啦...大家人都很好,只是......』只是......他好想哭啊!

『廣告內容有甚麼問題嗎?』戒關心的問,推出兩盤鹽燒無骨雞肉串安撫流鬼的情緒。

『我不想穿......』嘴巴已經憋到極限,眼看就快掉出足以淹死一窩螞蟻的淚珠,流鬼真希望自己有一隻哆啦●夢,只要能讓他回到過去拒絕這個廣告,就算長的像尚●諾他也可以接受。

「碰!」麗將喝完的空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發出不小的聲響。

『馬的是男人就快點給我講清楚!少在那講話斷斷續續又不是在演戲!』受不了一直聽不到重點的麗暴跳起來,揪住流鬼的衣領咬牙切齒的逼供。

眾人見狀趕忙把麗拉開以免發生慘案,葵總覺得剛剛麗是想把酒杯放在流鬼頭上。

『冷靜一點,流鬼你慢慢說。』沒錯,戒此時當然必須好好的擔任隊長角色來調解家務......團員之間的事。

『好......』委屈的吞下一塊雞肉,流鬼哀怨的心情表露無疑。

基本上,執行流程沒有問題,而且流鬼早就有必須穿女裝拍攝的覺悟,但沒想到為了能充分表達出「女性的內心世界」,廣告主提出「廣告拍攝完成前,全部的樂手必須以女性的身分生活」的條件,藉由揣摩女性的心情及由女性角度去感受這個世界,將其融入廣告主題曲及CF影像中,讓目標族群感到更為貼近,進而引起共鳴,產生購買欲望。

總之,在流鬼斷斷續續的使用哭腔陳述完會議內容後,所有人都對他感到同情,泠太甚至把自己留到最後的上等烤牛小排讓給流鬼吃。

『看來那位出資者不僅是個變態還是個偽娘控!』麗的嘴角有點抽蓄。

『雖然接下來沒有甚麼工作排程,但就算是在非公開場合也必須迎合對方的條件,接下來約有一個月的時間,流鬼在衣著、說話用詞、與人相處等生活習慣上都必須改變,他們認為唯有這樣流鬼才能作出喚起女性內心渴望的曲子,而且......』戒透過電話跟經紀人確認過,公司表示為了幫助以及監督流鬼勝任這件CASE,他們四人必須以「男性」的立場去和流鬼相處,確保他的行事作為都是完滿的女性典範。

聽完戒轉述的公司方針後,所有人一片靜默。

『......』戒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看著神情恍惚的流鬼,他決定必須慎重評估接下來的每一步。

『今天先這樣,我送流鬼回去,解散。』戒扶起不知是受到太大打擊還是喝太多酒導致重心不穩的流鬼,麗也上前幫忙。
『還是我來送吧。』麗說,
『......麻煩你了。』思索了兩秒,戒放心地讓流鬼靠在麗身上。
『我跟他一起去。』結完帳的葵扛起流鬼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和麗一起協助流鬼走出居酒屋。
道了再見,泠太回頭望向站在街道旁的戒。
『你有甚麼打算?』
『這個嘛......』戒抬頭看著夜空,沒有灰雲,也沒有星星。
他必須保護流鬼、守護the GazettE,若想達到以上兩個目的,就需要大家的幫助。
『泠太,可以來我家一下嗎?』知道泠太不會拒絕,戒在說話的同時也邁開步伐。
『嗯。』泠太跟上。

毫無疑問,他從沒懷疑過戒的決定。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葵和麗抵達時,已是晚上11點24分。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腦袋無法思考,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你幹嘛?數到三再不放開我就告你性騷。』之所以沒有一拳呼過去全是因為剛剛一時失控把人撞倒在先,所以麗極力壓抑自己的暴力行為以免太過衝動讓眼前的大叔直接投胎。
『沒事沒事,只是想安慰你一下。』葵立刻鬆手,對於麗沒有直接揮拳過來的行為,他露出滿意的笑容,還帶有一點惡作劇得逞的意味。
『......你有病,不是病了就是腦子壞了,頭髮染壞也會影響到腦神經嗎?』絲毫不留情面的狠狠吐槽,是麗一貫的作風。
痞痞的笑容僵住,葵的嘴角微微抽動,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能崩。
『...你不喜歡這顏色?』之前明明都沒說的啊!
『不喜歡。』因為宣傳期結束了才敢光明正大的說,尤其現在又沒有STAFF在場。
『我比較喜歡你黑髮的樣子。』補了一句,麗卻在說完後立刻後悔。
『喔?』挑了挑眉,葵露出了職業笑容,朝麗逼近2吋。
『你的意思是我黑髮比較帥所以你比較喜歡?』
『......你不要自己加料,我的意思是你都一把年紀了不要弄些奇怪的顏色降低本國人民素質。』麗面無表情的頂回去,他開始覺得在這種時間跟葵扯著這種話題的自己智商好像被黑洞吸走了。
『......你快承認,你枕頭下是不是藏著我的照片?』
『有的話我寧願去死。』這年頭的大叔還真敢講,此時的麗打從心底覺得葵壞掉了,他急忙從口袋掏出手機。
『你幹嘛?』葵不解。
『幫你叫救護車掛急診,腦科、精神科、心理科都看一下比較保險,如果有治療變態的科別也順便。』最好換個腦砍掉重練比較快────最後一句麗沒說出來。
眼看撥出鍵就要被按下,葵以媲美奧運選手的速度奪走麗的手機,還故意將之滑行到幾公尺外的距離。
『馬的你到底想怎樣?!』麗悻悻的瞪了葵一眼,快速越過他想撿回手機,卻在下一秒被後者用更快的速度撲倒在地。
『我沒病!我是看你最近一直在耍憂鬱才想關心你一下拜託不要報警啦!』葵突如其來的失控舉動讓麗頓時傻眼,正要朝他踹下去的腳僵在半空中。

直覺反應:這不是葵!是大叔!

『......起來。』麗無言,他是說要叫救護車又不是要叫警察,看來葵也知道自己變態到足以被抓去關所以才會脫口而出要他別去報警。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不發一語的回到原本的位子吃著溫溫的烤魷魚和沒那麼冰的啤酒。

『剛剛......很抱歉,我失態了。』葵盯著啤酒罐上滑落的水珠。
『沒關係,我習慣了。』麗戳著紙盤上橫躺的魷魚。

空氣中的緊繃感消失了。

思索片刻,抬起頭看著身旁的人,麗的眼神柔和起來。
『雖然很想揍你,但是謝謝你。』他的眼眉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輕柔的髮絲垂在臉側,閃耀著動人光澤。
葵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或許......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感到焦躁,嗯......真是令人討厭的過渡期。』麗兩手握著空掉的罐子,隨意擠壓弄出「喀哩喀哩」的聲音。
『所以,不能多依靠我一點嗎?』葵的眼神帶有些許複雜情緒,卻無比真誠。
『......總不能一輩子跟在大叔後面跑吧?』麗說,淺淺的笑意自唇邊溢出。
『啊~說的也是,因為你很好強。』葵也笑了。
『不過跟一個總是樂觀前進、傻傻愣愣腦袋又壞掉還能活到現在的大叔相比,還差的遠呢!』也許是有點醉意,麗在大笑的同時還用力拍著桌子。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吶,大叔。』
『......』
『吶,大叔。』
『......』
『......葵。』
『幹嘛?』
『......』

....................................................

想起2年前的對話,麗莞爾一笑,現在的他也快成為大叔了呢!

『一個人在傻笑什麼?』

啊,真正的大叔來了。

葵頂著一頭鮮豔的髮色用臀部撞開門,手上還拿著幾串烤魷魚和啤酒。

『我在笑你一把年紀還想cosplay飛輪少年。』麗露出天然又無害的惡作劇表情。

『......那是造型師的梗又不是我要求的。』青筋浮出1秒又消了下去,葵努力止住想抽蓄的嘴角,露出一個自認完美的笑容端上宵夜。

『為什麼是烤魷魚?』

『其他的都賣完了。』葵遞給麗一罐啤酒,自己也開了一罐。

『如果有雞肉串就完美了......』麗拿起一串烤魷魚,心不在焉的吃著。


時間是安靜的凌晨12點39分。


當麗打開第2瓶啤酒時,葵動作優雅而迅速地按住他的手。

『做啥?』為了怕酒灑出來所以沒有甩開,麗斜眼看著眼前笑容詭異的大叔。

『沒事,只是想提醒你喝慢點,不然對身體不好。』異常溫柔的語氣連隔壁老王都感到雞皮起飛。

『你發什麼瘋?是閃到腰連腦神經都給一起扭斷了嗎?』麗用另一手猛力將那隻塗了黑色指甲油又戴了一堆銀戒的手拍掉,並迅速地罐下一大口黃湯。

『還是老樣子,都幾歲了還像個沉不住氣的孩子。』葵笑了,今天的他太過於「正常」,令麗非常不習慣。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幾個月,the GazettE發行了一張單曲和一張專輯,辦了50幾場規模大小不同的演唱會,上了10期雜誌封面,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活動及節目專訪,除了音樂之外,流鬼的造型更是大家討論的熱門話題。

經歷了女僕裝、水手服、夏日浴衣、哥德風蘿莉塔等不同風格特色造型的流鬼,可說是萌到最高點,佔據了數以萬計少男少女的芳心。

還有雜誌特別推出針對流鬼造型的一系列服裝講座特輯,收錄多張精美彩圖,甫上市便銷售一空,因為實在太熱門,出版社目前正在籌備第3次再版的永久珍藏BOX;各大網路討論區也以每分鐘超過百篇留言的驚人速度被瘋狂洗版,流出的影像不斷的被轉寄出去又轉寄回來,流鬼甚至不敢登入推特了→因為用肚皮想也知道會有一堆什麼樣的留言等著他。

相反地,麗的陽剛造型確實幫他恢復了男兒本色,但受歡迎程度遠不如流鬼,勉強居於二位,這是他當初沒料想到的。

『嘖,便宜了那小子。』麗一進休息室,便霸佔了整個沙發,隨後進來的4個人分別找其他椅子入座,穿著私服的流鬼走在最後面,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怎麼回事?』察覺流鬼神色有異,其他人表情也一附有鬼的樣子,麗一臉狐疑,因為剛才他在其他樓層接受雜誌社專訪,所以並沒有參與公司的會議。

沒有人答腔,三秒鐘之後、麗正想大吼之前,戒開口了。

『剛才的會議中,公司同意了流鬼另組樂團的事。』

有好一會兒,麗無法發聲,驚愕卡在喉內,出不來也吞不下。

『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這是什麼意思?!』沒想到第一句的反應是跳針。

戒表情無奈的將一份會議資料遞給麗,意示他自己看下去。

原來是國內一家財力雄厚的知名廠商看中了流鬼的特質,邀請他與其他樂團的成員另組期間限定團體代言商品,由於酬勞優渥,經紀公司沒有拒絕的理由。

『這什麼東西......』麗越翻資料越惱怒,或許有一小部份是因為廠商看中的是流鬼而不是他,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他有種被「搶走」的感覺。

至於其他受到廠商邀約的樂手名單,麗看了真是差點吐血。

『你真的要跟這些人合作嗎?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麗翻了兩圈白眼,heidi.的桐、NoGoD的華凜、Versailles的HIZAKI,搞什麼啊!流鬼跟這群人站在一起簡直是一顆冷掉的章魚燒啊!出資者是瞎了眼還是純粹是個偽蘿莉控?麗的臉因為憤怒而扭曲,沒好氣的瞪著一旁無辜的流鬼。

『你還沒發現嗎?廠商就是要他們以女性化的形象代言化妝品,這件事你也有份。』葵沒有指責的意思,只是陳述事實,但在麗聽來卻是格外刺耳。

『不答應不就沒事了嗎?!』麗從沙發上跳起,揮舞著那份快被他揉爛的文件大聲咆哮。

『流鬼也是在半推半就下勉強接受的,畢竟接下來幾個月有空檔,我們無法說服公司不要接下這個案子。』為了緩和氣氛,戒起身站在葵和麗中間,並用眼神暗示泠太將流鬼帶到旁邊,遠離這2個易爆火種。

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但因為案子簽約後會立即執行,預計下個月就要推出新團的首張單曲,所以接下來流鬼會從團中抽身一陣子去處理新團事務──也就代表除了個人通告外,the GazettE的活動會驟減。

『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說不定我會成為流鬼新團的粉絲!』葵聳聳肩,故意曖昧的看了流鬼一眼。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IVE的最後,流鬼撲倒了麗──當然是不小心被麥克風線絆倒的!

伴隨著眾迷妹的尖叫和掌聲,戒媽和泠太微笑的和大家揮手、葵大叔邊竊笑邊裝酷、麗扶著臀部不失迷人的向台下放電、流鬼膽戰心驚的故作鎮定,5人手牽手向歌迷道謝後,在終場音樂快結束時回到了休息室。

門一關上,葵馬上爆笑出聲!

『啊哈哈太好笑了剛剛那幕肯定變成大家討論的熱門話題,笑死我了啦!!!』葵邊笑邊拍桌,誇張的動作就像個喝醉的大叔。

『小心別笑到閃到腰了,哈哈。』泠太很沒神經的冒出一句,不過此刻葵大爺心情好沒跟他計較,畢竟男人的腰是很重要的象徵,神聖不可玩笑啊!

『葵你太誇張了,剛剛流鬼是不小心撞倒麗的啦!』戒乾笑,不是不好笑是他不敢笑,因為他很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他所擔心的事情......

『碰!』果然,一陣巨響應驗了戒的心思,他趕忙請STAFF把放在休息室內要慶祝的高檔名酒通通搬走。

一陣慌亂之中,眾人同時望向巨響來源──麗的拳頭。

STAFF不愧是STAFF,一分鐘內就把休息室清空,只留下基本的沙發、桌椅、維生用的水,所有重要物品和易碎物都在第一時間撤離,連香菸和打火機都不留下。

戒也很想逃生......不,是想和staff一起搬東西,但因為他是the GazettE的隊長,所以就該死的必須留下來當砲灰......不,是解決問題。

『你好大的膽子......流鬼。』離開舞台後一直不發一語的麗,開場就是先擊碎最靠近流鬼的那面牆,牆沒破,只是掉了一點白漆和些許水泥灰,不過驚悚的裂痕直搗天花板,幸好STAFF臨走前很貼心的在現場留了5頂工地用安全帽。

現在,休息室裡只剩下the GazettE五人,其餘staff和館方人員已照著psc發的避難sop手冊撤離,待事件平息再回來善後。

『呃......我口有點渴。』葵小聲的說,默默的拿起一瓶水坐到沙發上,遠離暴風眼。

 戒正想說些什麼,卻馬上被泠太用手勢阻止,兩人退到ㄧ旁觀望情況。

『他奶奶的...老子這幾年好不容易可以穿些正常的衣服、化正常的妝朝型男路線邁進,但就因為你這個腿短的動作遲鈍的愛發傻的...我努力建立的充滿男子氣概的形象被你毀了啦!!!!!!你叫我怎麼嚥的下這口氣?!!!』

麗真的很生氣,就連近年在同人界裡他當攻的比例都明顯上升,現在看來又要因為笨蛋流鬼而繼續當什麼女王受、天然受...等什麼鬼受的角色,這對注重面子的他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一切的努力就因為某人的短腳而煙消雲散。

還有一點讓麗很不爽的是,流鬼私底下明明是個愛吃愛哭又笨的要死走路走到一半會跌倒的死章魚燒,卻可以化兇狠的妝穿帥氣的衣服搞血腥;每次推出的限定寫真也都是流鬼的最先銷售一空;接受雜誌社採訪攝影師都會好心的讓他借位裝高,還常把戒做的愛心料理急速喀光,這一切的ㄧ切都讓麗非常不高興!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眾人的視線焦點放在麗和流鬼身上,麗的視線中心點是流鬼,流鬼的視線中心點是麗的拳頭,此時的他眼神呈現呆滯放空狀態,從小到大的ㄧ切如跑馬燈在腦裡轉過,而且絕大部分都跟吃的有關。

一想到以後可能再也吃不到自家巷口那攤充滿媽媽味道的章魚燒,流鬼ㄧ陣哽咽,他顫抖著說:『真的很對不起,麗......我不是故意撞倒您的,是我太不小心了,請、請您原諒我好嗎?』

緊張到狂用敬語,雙手合十加上九十度鞠躬,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讓人看了好不心疼。

FIFI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